红龙扑克中心

EEPW红龙扑克 > 牛人业话 > 嵌入式门槛越来越低,还怎么愉快地吹牛逼?

嵌入式门槛越来越低,还怎么愉快地吹牛逼?

作者: 麦宅客时间:2019-11-22来源:电子产品世界收藏

十几年前,当笔者怀着一颗热气腾腾的拳拳报国之心跳入这个坑时,作为家门长辈和电子行业里的老前辈,洒家的四叔经常带着追忆往昔的陶醉之情,跟我讲起他当年干产品做项目时的光辉路程。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ahaibei.cn/article/201911/407374.htm

看着他陶醉地吹牛逼,再想想自己加班干活还不挣钱的苦逼,洒家顿生浮生若梦之感。论水平论智商,洒家都不比他差,可是为啥挣起钱来,差距就那么大呢?

1574387051756347.png

洒家工作多年,因为老板抠门不加钱,身边的同事个个“学得文武艺,卖与下一家”,走马流水般地更换。在这变与不变之间,洒家有一天顿悟般地发现,尽管物是人非,尽管熟悉的面孔换上了不熟悉的容颜,但是公司员工的平均年龄却稳定在30左右的水平线。于是我明白了:的门槛越来越低,一茬又一茬的新生代让老朽们个个都没了脾气,时代的轮转让牛逼变成了苦逼!

的门槛何以越来越低了呢?原因无它,大学生太多尔!大学生怎么突然满大街了呢?原因无它,高校扩招尔!

上个世纪末,借着教育改革的东风,各大高校开闸放水,开启了波澜壮阔的高考扩招。大学的校区越来越大,校门越来越敞亮,于是,鲤鱼不用再跃龙门,越来越多的青年学子进入了大学校园。

经过二十年的吐故纳新,昔日的天之骄子变成了今日的泯然众人。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万千大众裹挟着蝼蚁般的电子工程师们踉跄前行,您不行随时有人顶上,还能有什么奢望呢?

红龙扑克那些老一辈工程师们之所以能喝着小酒、叼着烟吹牛逼,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自己优秀,要不也不至于能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似地考上大学,另一方面是因为当年技术水平低下,客户的要求比较简单。

想想吧,几十年前的八位机主频能上兆赫兹的也不多吧,RAM百十个字节,基本上写上几百行代码,就把一个小产品搞定了。贫穷限制了人们的想象力,能在传统的机械、液压系统里加点电子功能,客户们就心满意足了,要啥自行车啊?

可是现如今,32位MCU的主频动辄上百兆,RAM也从几十k到几百k不等,被教育过的消费者们的想象力在时代列车轰隆的背景音下显得格外开放,不断呼喊着“官人,我还要”。所以现在即便是个小产品,没有成千上万行的代码也交不了差。

红龙扑克当年的电子科技树只是个小树苗,很容易就能拿爬上去摘个果子,下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似地吹牛逼。随着时代的发展,它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大多数人踩着凳子架着梯子,也只能望树兴叹了。

红龙扑克说到这里,较真的瓜友们可能发问了:既然电子技术越来越发达,何至于嵌入式的门槛越来越低了呢?

1574387093543391.png

我们都知道,尽管先进科技的高地基本都在美国,但是全球化的分工仍然导致了美帝国主义制造业的衰落,间接催发了当前的毛衣战。这个道理也可以套用在这里。

红龙扑克拿硬件工程师举个例子,各位看官就明白了。

红龙扑克老一代的硬件工程师所处的时代,大规模集成电路还是比较少见的,分立元件和小规模集成电路比较常见,为了设计自己的电路,他们需要对数字电路设计、模拟电路设计都比较精通,除此之外,他们还必须精通应用业务的逻辑。

红龙扑克但是现在呢,ASIC、大规模集成电路应有尽有,把很多功能做成了全家桶,把很多业务逻辑都集成在芯片里面,或者可以放到嵌入式MCU中用代码来实现。这样一来,硬件工程师就基本上退化到“连线工程师”了。

红龙扑克因为自己不再需要做多少外围电路设计,照着原厂的评估板或者经销商的开发板,做些简单的修改,把线连对了自己的工作基本就over了。想想吧,你又不是做芯片设计的,还需要花那个时间和精力去硬啃高深的数字、模拟和混合电路吗?

红龙扑克成熟的芯片,成熟的电路,根据产品需求将不同的管脚连起来,这样的“连线”工程师还有什么门槛可言呢?

红龙扑克但是且慢,干嵌入式发不了财,致不了富,娶不了白富美,逆袭不了人生,难道还吹不成牛逼了?

远的不说,华为硬钢美国制裁大半年了,前三季度营收增速依然在20%以上。双十一那天,任老爷子给国产替代战线上的员工大发20亿奖金,不正说明了华为这帮电子人的Niubility吗?

马克思老爷子说过: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

所以,吹不成牛逼,还是因为水平太低。就像别人发论文动辄SCI EI,而你只会Ctrl c+Ctrl v,自然不能跟人家一较高低。

华为那帮“狼人”代表的是中国科技前沿最具战斗力的队伍,咱们当然无法望其项背,但是,取法乎上得乎其中,为了愉快地吹牛逼,我们有必要向他们学习学习。

第一个要学的,便是不忘初心!

在华为这种任性发钱的大公司里,工程师保持初心很容易,轻轻松松几十万,加班加点百八十万,发钱发得这么粗鲁豪放,自然可以“亦余心之所向兮,虽九死其尤未悔”。

在其它小公司里,比如洒家所在公司,情况就不一样了。刚入行的菜鸟们,普遍对技术热情很高,加班加点,自动自发,但是老油子们大多得过且过,而且随着年纪渐长,太多工程师都寻求逃离研发一线,向销售、生产、管理、策划甚至内勤、行政等各种岗位上转型。

老家伙们在工程师这条路上渐行渐远的背后,是年岁渐长、精力日下的无奈。

小年轻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自然可以轻装上阵,一心扑在工作上,享受在技术的世界里翱翔的愉悦。但是三十五岁以上的老朽们上有老下有小,公司有领导指手画脚,家里有河东狮吼的咆哮,很难万缘放下,一心干活。

在收入远不及华为员工的情况下,技术工作实在是越来越辛苦了。

离苦得乐是人的天性,逃离研发一线便是很自然的选择了。

红龙扑克但是且慢,大国争锋,科技先行,大家都逃离研发一线了,还怎么和美国佬硬钢呢?

红龙扑克不要说还有华为中兴那些大厂,是的,在这场战役中,他们是中央军中的王牌师,但是他们毕竟数量有限。为了让美帝国主义陷入中国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还需要小公司的广大同仁们自觉地挑起担子来。

大国崛起,民族复兴,前方战鼓铮铮。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我们不需要抛头颅洒热血,只是硬着头皮卖把子力气而已,如此这般却还要做逃兵,我们怎么对得起这个这个时代?

第二个要学的,便是不断学习。

红龙扑克乔布斯当年在斯坦福大学做了一场富有哲理且热血十足的演讲, 他对所有的年轻人说:Stay hungry,Stay Foolish。

这句名言有个很典雅的翻译: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人生而平等,但是生下来之后便分成了三六九等。有的工程师在金字塔尖,开着游艇写代码,有的工程师在金字塔底,写的代码刚够交电费。将他们分隔开的主要技能点便是能否“求知若饥”地学习。

关于怎么学习,网上的高招铺天盖地,洒家自然不用置喙。洒家在这里要强调的是:学习对于工程师的重要性,之所以要提这档子事,是因为我发现,上了班以后,大家好像对学习漠不关心了。

红龙扑克现在,大家说起学习这档子事,默认的都是面向学生群体。大学毕业就好像一条无形的分界线,将学习的任务干脆麻利地切断。

红龙扑克但是,“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根据我有限的观察,在工程师这个行当里,那些善于学习,能够步步为营,系统化地掌握某一个学科的人,工作水平就是高。当我们面对一个难题一筹莫展,一条路走到黑的时候,人家靠着自己丰富的知识体系换个思路,就把问题解决了。

红龙扑克当别人解决了我们眼中的难题后,我们一般都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地感叹,这个人真聪明啊!但是且慢,难道聪明就是事情的真相吗?

笔者一个高中同学,智商跟我不相上下,结果人家上的是清华,而我却没考上心仪的中科大。这种差距背后的原因,自然是人家学习比我认真刻苦,放到学生这种身份上,大家很容易认可这种结论。但是一旦上了班,好像一切水平高低都只关乎智商了,真是奇了怪了个了哉!

红龙扑克对于这种奇怪的现象,洒家也一度感到迷惑不解,后来才发现了持这种观点的人群的生存智慧:“我们很笨的,麦宅客那么聪明,所以才能干活干得那么好,下次再有活找麦宅客就行了。”

于是,在大多数无法贯彻按劳分配的小公司里,“麦宅客”这号人就成了卖苦力的冤大头!

红龙扑克能不能干活一旦不跟聪明挂钩,而是与是否努力学习挂钩,这些滑头们就没有理由以自己不够聪明推卸责任了。“不会学习?那怎么考上大学的,怎么把硕士博士念出来的?再逼逼,滚粗!”

后记

红龙扑克以爱国主义精神武装自己的头脑,保持对技术的热情和初心,同时坚持学习充电,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体系,长期坚持下来,尽管嵌入式的门槛越来越低,你也可以跟别人愉快地吹牛逼!



关键词: 嵌入式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